PUGC生态、游戏和直播,B站2020年的被围堵和新挑战
By 发抖 2020-04-07 22:10:03 阅读:4167
标签: 直播

伴随瑞幸咖啡22亿造假事件刷屏的,还有半佛仙人的解说视频,这个以简单易懂、风趣幽默的点评视频迅速火遍全网,成为科普这一复杂资本运作事件的一股重要力量。

虽然半佛仙人起步于知乎,但真正让他爆火的还是B站,这个拥有浓厚社区氛围的流媒体平台,越来越成为诸多现象级事件的发酵池,从朱一旦的《一块劳力士的回家路》到罗翔的《罗翔说刑法》,再到最近被捶的巫师财经,无一例外都是B站将他们送出圈层。

根据B站2019年Q4财报资料显示,B站拥有万粉以上的UP主数量同比增长75%;月均活跃UP主同比增长80%;月均投稿量同比增长66%,UP主的数量和质量都在明显的提升, 就在4月3日,B站出现了历史上的首个千万粉丝的UP主-老番茄,这对于B站来说是历史性的事件。

优质UP主们创作的优质内容极大地增加了B站用户粘性、强化了B站的社区氛围,这成为了B站花费十多年时间建立起来的核心竞争力,也是B站二次元文化的坚实土壤。

但是事情正在慢慢起变化,西瓜视频已经持续挖角半年、爱奇艺随刻即将全面推出、知乎欲将其硬核知识内容视频化,打造全新的B乎品牌……这些都将在2020年对B站产生冲击。

而B站2020年将要重点发力的直播、尤其是电竞直播也遭遇到了新的狙击:前有快手和抖音同样发力线上直播,后有腾讯增持虎牙直播,计划整合腾讯系电竞直播资源。

2020年,B站将会面临新的变局。

谁是中国的YouTube竞争再起,B站中短视频面临搅局者

优质的UP主加上浓厚的社区氛围,让B站成为最接近于中国YouTube的那一个,这也是外界对于B站价值最大的认可:中国YouTube机会尚存,尤其是在5G时代带来的视频化机遇下,中国需要类似于YouTube这样的流媒体平台。

但是在2020年,B站遭到了两个最主要的竞争者,一个是字节跳动系的西瓜视频,一个是爱奇艺随刻版,两个都公开宣称要成为中国YouTube,并且在2020年加速前行。

西瓜视频目前是最激进的竞争者,背靠字节跳动系巨大的流量滚滚而来,先是悄悄囤积了《亮剑》《重案六组1-4》等一大批经典老剧资源,后是高调宣布《囧妈》《大赢家》等院线电影免费播出,带来巨大的品牌宣传效应。

而近半年来西瓜视频一直在悄悄拉拢B站UP主,华农兄弟、赶海创作人、敖厂长和美食家王刚等原来一大批活跃在B站的知名UP主已经独家签约西瓜视频,与B站渐行渐远。

爱奇艺随刻则是刚推出的新平台,但是借用爱奇艺十年来积累的优质版权资源,尤其是在大剧热综上的版权资源优势,可以成为PUGC创作的土壤,比如正在热播的《青春有你2》与爱奇艺随刻的联动,短时间为爱奇艺随刻带来大量的曝光和内容互动。

爱奇艺号又在最近推出新的内容分成策略,从原来的以播放量为衡量标准变成以播放时长为衡量标准,这一动作背后鼓励优质原创内容意图十分明显,是往中国YouTube前行的重要一步。

爱奇艺推出随刻版,想要尝试以长带短的打法;西瓜视频往中长视频领域进军可以看作是以短带长的打法,这两家在短时间内都难以对B站构成真正的威胁,尤其是B站独有的社区文化和UP主生态,也难以真正被撼动。

如今知乎想要激活站内硬核知识内容,往视频化转型;微信推出视频号,想要抓住视频赛道,凡此种种竞争者拉长时间来看,必会对B站造成一定的冲击。

直面抖音和快手,B站的直播业务面临新变局

2020年B站想要进军直播领域,开拓自己业务新方向的决心非常明显:此前曾斥巨资签约冯提莫,意图拉动站内非二次元用户的增长。

这在财务数据上也有相应的支撑,根据其2019年Q4的财报,B站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5.7亿元,相比较于2018年同比增长183%,增速非常迅猛。

疫情期间B站抓住了直播的红利机会,先是联合摩登天空发起“宅草莓不是音乐节”活动,将原来线下的音乐演出搬到线上,缓解了人们宅在家里的焦急情绪,受到广泛好评,继云蹦迪之后,衍生出了云看房、云买车、云逛街等。

之后B站推出在线教育板块,联合多家机构发起“B站不停学”计划,涵盖通识教育、时事热点、K12教学,为学生提供丰富、专业的学习类内容,B站本来具有浓厚的学习氛围,发力在线教育。

疫情期间让很多公司都明白一个道理:直播已经是基础设施,成为连接一切产业的一个机会,因此才有快手和抖音积极布局直播赛道,脚步亦紧紧跟随着B站:云蹦迪、在线教育,甚至更有云逛街、云看展、云卖车等更丰富的内容。

在直播的赛道上,B站相对于快手和抖音而言没有绝对优势。论用户规模,B站和快手早已经不在一个体量上。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B站的MAU为1.3亿,远低于抖音的4亿DAU数据和快手的3亿DAU。

论产品和技术实力储备,B站也很难比拟。所以在快抖跟随B站布局云音乐节之类的业务时,声量和玩法都迅速超越B站。

腾讯控股虎牙、快手加速布局,B站游戏直播需掌握好平衡

在直播的布局上还有一个单独的垂类,电竞直播可以详细聊一聊,这一块也是B站2020年发力的重点,态度也非常坚决:2019年底曾以8亿元的价格拿下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未来三年中国独家直播版权。

B站发力电竞直播的逻辑是十分能说得通的。因为在B站的营收结构里,游戏依然是第一大来源,其2019年财报资料显示,B站游戏业务整体收入35.98亿元,占营业收入比重为60.9%,所以经常有人调侃:B站是一张披着二次元社区外壳的游戏分发公司。

在B站加大自研游戏的大背景下,发力电竞直播能够与已有的游戏业务形成比较好的协同,是一项相对来说比较明智的决定。

但是2020年的电竞直播将会面临着重要的洗牌局面。前几天腾讯控股虎牙,投票权增至50.1%,下一步或将是整合斗鱼直播、企鹅直播以打造超级电竞直播集团,巩固其在游戏业务方面的领导地位。

同时快手对于电竞直播也跃跃欲试。继拿下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直播版权,在快手收看S9的总人数达到7400万之后,2020年初快手又获得了KPL赛事版权,并开始着手搭建电竞直播的生态圈。目前快手的游戏直播用户已经突破5000万,成为虎牙直播、斗鱼直播有力的竞争者。

因为B 站游戏独特的二次元基因,如果B站的电竞直播围绕着二次元游戏展开,则很难与快手、虎牙直播、斗鱼直播等产生直接冲突,更多的是互补,但是从B站拿下《英雄联盟》赛事版权来看,泛二次元游戏直播已成为趋势,因此面临着一定的拓展压力。

控制亏损扩大化将成B站竞争力新变量

总体上来说,PUGC内容生态护城河、二次元社区的强大基因让B站形成了独特的竞争力,但是随着B站泛二次元化、在娱乐直播和电竞直播上的持续扩展,必然会遭遇到来自巨头们的压力。

B站也不是没有机会,问题在于能否控制住烧钱的节奏,探索出带领UP主们商业变现的新方法。根据财报资料显示,2019年B站亏损13.04亿元,相比于2018年的5.65亿元亏损来说翻番。

在自制内容和版权内容持续投入的情况下,B站2020年的亏损压力很可能进一步加大,B站继续进行提高商业变现的能力,控制自己的亏损规模,才能在这场持久竞争中固守自己的基本盘。